• <em id="08pvk"><acronym id="08pvk"><u id="08pvk"></u></acronym></em>

  • <dd id="08pvk"></dd>

    <em id="08pvk"><object id="08pvk"><u id="08pvk"></u></object></em>
    <rp id="08pvk"></rp><rp id="08pvk"></rp>

      1. <em id="08pvk"><object id="08pvk"><u id="08pvk"></u></object></em>
        彩票大赢家彩票大赢家官网彩票大赢家网址彩票大赢家注册彩票大赢家app彩票大赢家平台彩票大赢家邀请码彩票大赢家网登录彩票大赢家开户彩票大赢家手机版彩票大赢家app下载彩票大赢家ios彩票大赢家可靠吗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 分享3
        • 收藏22
        • 閱讀297

        本文導讀

        在幼兒園,數學活動是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

        教數學吧,有可能會被批評是“小學化”;不教吧,數學對孩子的思維發展又非常有益,很多家長也很看重孩子的數學教育。

        再加上很多老師自己都覺得數學很枯燥,在面對孩子的時候,更是沒有很好的方法讓孩子逐漸掌握數學領域的“核心經驗”,并把數學的樂趣傳達給孩子。

        那么幼兒園數學活動究竟應該教什么,我們又應該怎樣有效地開展數學活動呢?

        今天的幼視野,我們分享的是一位媽媽在美國幼兒園的觀察。這位媽媽跟著她的孩子“果果”在幼兒園上了一次數學課后,卻感嘆美國幼兒園老師在教“做論文”。

         

        01 一次實驗, 卻有意想不到的過程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最近一年,一直在摸索著給果果啟蒙。上周五還在文中聊起過這件事,也分享過好幾次在家玩數學的經驗。

        一直覺得在這方面做得還是不錯的。直到不久前我陪了果果一節數學課,被老師震驚了,因為老師教了我從沒想過的內容。

        那天課上的主題是:比較與測量。一得知這個主題,我就開始疑惑:“幼兒園的孩子又不會懂得看度量單位,怎么學呢?老師教了能記住嗎?”

        課一上來,老師就出示了兩個裝有液體的容器(彩色的水)。一個是常見的量杯,相對比較粗矮;一個是細長圓柱型的量筒。

        老師問孩子們:“你覺得哪個容器中的液體比較多?”

        我是學心理學的,第一反應就是心理學家皮亞杰的著名“液體守恒實驗”——把等量的水倒進不同形狀容器,問孩子們哪個容器中的水多。

        通過實驗發現:低年齡的孩子只會通過水的高度來判斷多少,看到同量的水倒入狹窄的容器后就覺得水多了,而不考慮杯子的口徑大小;說明兒童一般要到具體運算階段(7~11歲)才能有守恒概念。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班里都是四五歲的孩子,所以我的第一反應是——孩子們回答不了這樣的問題呀,肯定會亂猜的。

        結果就和我想的一樣,孩子們嘰嘰喳喳發表了不同意見,有的猜左邊多,有的猜右邊多,也有猜一樣多的。我心想:果然,這個階段問孩子們這個問題沒意義啊,他們還理解不了。

        老師卻了然于心地點點頭:“大家說什么的都有,那誰才是對的呢?真相是什么呢?我們怎么去證實誰說的對、誰說錯了呢?”

        這次,有的孩子說不知道,有的說問爸爸媽媽,有的說聽老師的……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老師接著說:“請教比我們知道更多的人的確是個辦法,但我們也可以先試試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對不對?下面老師教給大家一個好方法,你們想不想聽?”

        孩子們的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了,紛紛喊:“想!”

        這時老師拿出第三種容器,是小一些的燒杯,說:“當我們不知道誰多誰少時,可以去測量來找答案。例如,這兩個杯子的形狀不同,很難比較誰裝的水多,所以我們就找個參照物,用這個小杯子來量量,誰多誰少。”

        于是老師先是把長長高高的量筒里的水,往這種小燒杯里面倒,一共倒了三杯;然后她又邀請孩子們來倒又矮又粗的大燒杯里的水,一共倒了兩杯半。

        這次老師問“誰裝的水比較多”的時候,孩子們都明白了,是量筒里的水更多。老師接著說:“通過我們的測量,獲得了正確的答案,證實了有的小朋友一開始的猜想,所以測量是很重要的哦!”

        看到這里,我才明白老師一上來問“誰裝得多”的意義——這不是讓孩子瞎猜,而是提出假設啊!

        02? 幼兒園里教的 竟然是寫論文的方法?

        發現問題、提出假設、實驗驗證、得出結論……這不就是科學求證的方法嗎?我們在大學里都用過。

        我忽然發現,說是數學啟蒙,可老師給孩子們教的不是算數,而是Scientific Methodology。

        想到這里,我是真的有點被震撼到了。畢竟我對methodology(方法論)真正有概念、有使用,要從上大學以后來算,而果果現在不過是個幼兒園的“小屁孩”。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仔細想來,這樣的內容并不是讓孩子們多超前。其實在國外的教學中,從幼兒園就已經開始滲透這些概念了,小學后則要求孩子們獨立運用起來,在中學前就能熟練掌握。

        還記得我曾推薦過這一套來自法國的兒童科學實驗教具,和大家說起國外都是從很小開始讓孩子做實驗求證,還用展板展示嗎?

        這在美國的小學作業中非常常見,幾乎每個孩子都經歷過這番“洗禮”: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仔細看看孩子們的展板,關鍵詞基本就是我們大學、研究生時代寫論文時用的章節標題:Hypothesis,Purpose,Procedure,Data,Materials,Experiment,Conclusion……

        那么,為什么要從那么小就教孩子們這些?寫論文不是還離得非常遙遠嗎?

        我后來越回想果果這堂數學課,越覺得有深意——其實老師教的并不是寫論文的格式,而是科學的思維方法。

        試想一下,當孩子們從小就潛移默化地形成習慣,會在生活中觀察世界、發現問題的所在,然后開動腦筋提出猜想、理論,自己找方法去證實,去尋找真相……如此培養出的孩子會怎么樣呢?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我相信,他/她一定是一個能夠獨立思考的、有創造力的人,更重要的是他/她還不會止步于“想”、“光說不練”,而是知道下一步如何去論證并且行動起來——這樣的人不是天才,也是人才。

        中國有句老話:“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比起直接告訴孩子們答案,不如告訴他們如何去尋求答案的方法,讓他們自己開動腦筋去想,動用小手去做,從這個過程中,孩子們收獲的就不僅是一個回答,而是更全面的發展,這才是好的教育。

        03 為什么數學活動 不能少了“猜想”這一環

        這堂課讓我收獲巨大。因為我發現在自己教孩子的時候,很少在做題或是實驗開始前問一句:“你覺得結果會怎樣?你猜會發生什么情況?”

        回想我小時候學數理化,老師們通常是以“今天講某個定理”開始,先給標準答案,再說為什么是這樣。仿佛一切都沒什么可討論的,學生似乎極少有機會去做一個“猜想”。

        這的確是最省時省力的方法——都是公認的科學結論,有什么可討論的呢?趕緊記住了,知道怎么解題才是有用的。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但在果果如今的課堂上,老師卻向孩子們強調了“猜想”的重要性——因為“猜想”正是獨立思考的開始,不是嗎?

        一方面,比起別人告訴我們正確答案,自己去設想并求證的過程會更深刻,也會運用到更多知識、常識,學到更多東西;另一方面,已經有的答案不一定就是絕對正確的,我們也可以用自己的“猜想”去挑戰。

        如果沒有“猜想”,人類的科技就不會有進步了。

        當然,幼兒園的孩子怎么“猜想”也不能挑戰什么定理,但是培養孩子從小就有這種思考的習慣卻至關重要,也是我們在啟蒙教育里最容易忽略的。

        回頭再看美國小學生的科學展板,全都有包含“Hypothesis”(假設)這個部分。因為發現問題(Problem)、提出假設(Hypothesis),正是開啟科學求證之路的前提。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04 知識不是死的, 是在日常中的

        這堂課讓我發現自己平日引導果果學知識時的很多缺漏,除了發現缺少“猜想”這一環,也沒有給孩子一套完整的思維方法之外,老師還在教孩子知識的運用上讓我受益匪淺。

        測量水的多少只是這堂課的開始,后來老師又教孩子們去測量長度、面積的大小:“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比較的問題,例如比較大小,比較誰多誰少,我們可以找一個參照物,用它幫我們做比較。”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說到這里時,我以為是要引出“尺子”這種工具,誰知老師話鋒一轉說道:“我們可以用任何物體做參照物,例如一根鉛筆、同樣大小的積木,還有我們的身體,例如小手、小腳,都可以用來測量。”

        的確,我之前在《玩樂高學數學》中,就和大家分享過用樂高積木學測量的方法: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我們的手、腳,的確都可以用來測量。例如,一張桌子有幾個手掌的寬度?從這里走到那棵樹,有多少步的距離?

        反過來,我們也可以借助其他物體來測量手、腳的大小,例如爸爸媽媽的手和我的手,誰的大?差距是多少?對孩子來說,回答這樣的問題,簡直就是游戲啊。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美國幼兒園的數學課,老師教的竟然是怎么“做論文”

        老師的話提醒了我:其實我們在生活中有這么多玩著玩著就能完成認知、學起來的知識。

        知識不是死的,不是呆板的,而是來源于生活的。尤其對低齡的孩子們來說,最好的學習不是靠背書、做題,而是調動身心的體驗。?

        這么教,孩子們不僅學得開心,當知識和日常聯系這么緊密,也會讓孩子切身體驗到知識的有用之處,進而更加有興趣學——這才是教育的良性循環,不是嗎?

        花時間叨叨叨:

        今天的文章是在急診室里寫的。老公病了,半夜去掛急診,陪他的時候我就帶著電腦,寫到凌晨三點多。

        陪果果上數學課是在前幾周了,一直想寫篇稿子和大家分享,就像我在文章里說的,我是挺震撼的,毫不夸張。

        因為學心理和寫公眾號,尤其喜歡研究早教啟蒙這塊,我自認為做得還不錯,可能就是因為這種“自滿”,這次讓我受沖擊和啟發很大,也給了我更多激勵——果然值得去學習的東西還太多。

        就像課堂上老師問孩子們“誰裝的水多”,是在教孩子們假設和求證;可我卻受到心理學的影響,第一反應就是液體觀察實驗,結果跑偏了,甚至兩個容器的液體根本不一樣多,我覺得孩子們在胡猜,其實自己也是啊。

        科學領域包括科學探索和數學認知兩方面的內容。那么,幼兒園數學、科學活動該如何展開呢?

        我這次體會到,無論是學知識,還是教育孩子,都要注意“固化思維”的影響。其實老師教孩子們猜想、假設的重要,正是培養他們不去固化思維、墨守成規吧。如果大家也能從我轉述的這堂課上有所獲得,那今天的分享就沒有白寫啦!

        寫在最后
        ?

        有很多人質疑學習數學沒什么用。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很少用到復雜的數學知識,不會三角函數,我們一樣可以上街買菜。

        而反對這種觀點的人說,學習數學重要的不是掌握了多少知識,提高了多少運算水平,而是能掌握邏輯化、條理化的思維方式。

        對幼兒園來說也是一樣。從知識上來說,幼兒園孩子學習的數學內容都是最基礎的。這些知識哪怕他們現在不學,未來的人生中他們也會漸漸掌握。可是我們之所以要讓孩子在幼兒園就開始接觸數學,并不是為了讓他們在小學后數學考試能拿到一個更高的分數,而是希望孩子能開始用科學的思維方式來思考問題,希望他們能提出自己的觀點,然后用自己的方法去驗證自己的猜想。

        不是每一個孩子未來都會成為數學家,枯燥的符號、運算也不會是他們人生的主旋律,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從數學中收獲受益終身的東西。


        本文來自微信號:慢成長

        我們尊重原作者版權,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處理。

         

        相關推薦

        掃描下載幼師寶典手機版



        logo

        幼師寶典

        三百萬幼師的選擇!
         點此安裝 
        logo
        彩票大赢家{{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